因为工作着,所以快乐着


      不经意间,从事护理工作已经十几个年头,曾经很向往这个职业,但真正从事这份工作时,却对护理工作的繁琐感到厌倦。曾被病人或家属误解而委屈地哭,曾因工作繁重所产生的无形压力而迁怒于家人,曾对待遇低微感到不满,甚至曾想放弃这份工作。然而不知不觉间就过了这么多年,回想起来,更多时候这份高尚职业带来给我的是快乐。

      记得三年前,有一位从四川雅洪县慕名而来就医的住院病人,是一位70多岁姓王的老伯伯,陪伴他的是一个很慈祥很乐观的老太太。来诊时王伯伯双眼的情况很糟,右眼失明多年,左眼仅存CF/15cm的视力,病情已发展到角膜葡萄肿的严重地步,治疗的目的是希望通过角膜移植手术来恢复左眼的视力。在等待角膜材料的那一个多月里,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一种煎熬。由于他们家住四川,在这里无依无靠,所以自己在护理工作中不由地对他们多出一份关心,平时交谈多了,不知不觉也产生了感情,看见他们就好像看见自己的亲人在治病,而他们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真诚,因而对我多了一分依赖。王伯伯手术后的第一天,当我亲手帮他打开纱布的那一瞬间,我很紧张,而王伯伯更是紧紧地握住了他太太的手,大家本来都满怀期望有奇迹出现,他能看见东西了,可是奇迹最终没有出现,手术没能改善他的视力。当时我竖起手指问了他好几次,他始终回答一句“看不见”,到最后已经是很不耐烦、很晦气地对我说:“不要测了,看不到的。”当时我的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,那不是委屈,而是难过,只因我不忍心见到他因为不能重见光明,就此所有的希望都破灭。

      但幸运的是,后来经过系统的护理和治疗,他的病情逐渐有了起色,视力慢慢提高。直到有一天他终于能看到我了,拉着我的手对我说:“那天真的很抱歉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可是他不知道,其实在我心里根本就没有介意过他所说的话,病人当时的那种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。职业的使命和要求早已让我深深地体会到,在病人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,最需要的是我们伸出诚挚的双手,给他支持给他帮助,有时甚至只要一张亲切的笑脸、一个鼓励的眼神、一句体贴的话语,就能给病人增添治疗的信心、生活的勇气,还有重见光明的希望。在最后康复的那段日子里,我下班一有空就会陪王伯伯夫妇到附近的运动场散散步,聊聊天,通过舒解他们的心情来帮助王伯伯康复。到出院那一天,王伯伯的视力已经恢复到了0.2,对一个渴求光明已久的患者来说,这无疑是上天最好的赏赐。

      2008年汶川大地震,因为担心家住灾区的王伯伯的安危,所以第二天马上就打了个电话向他问候,当时他还惊魂未定,听我来电很感动,原来钟院长刚才也打了个电话向他问候,他激动地说:“多亏有了钟院长的精湛医术和你们的精心护理,才让我重见光明,今天再帮我躲过这次灾难,这都是你们的功劳,要不然又要为家里人添麻烦了。”听完我由衷地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。

      所以在工作中,我们要多些微笑,多些谅解,多些思考,多做实事,这样工作才能尽善尽美,也为自己增添多点快乐。

      关艳群

友情提示:

为了方便大家,新会爱尔新希望眼科医院特别开设专家在线咨询服务,为您解答疾病相关问题,并保证您的隐私。请点击按钮即可与专家咨询相关疾病问题。或拨打健康咨询热线: 0750-6172238 / 0750-6172288